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长春网 2019-05-12

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2018,网文市场似乎也没逃过寒冬。头部作者“马太效应”加剧、IP影视改编纷纷折戟,付费模式进入瓶颈期,网文市场显露出一些症结。

文 | 工藤

来源 | 犀牛娱乐

2018,整个文娱产业都在遭遇寒冬,作为产业上游的网络文学亦不能幸免。

经历20年浮沉的网络文学,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付费模式和产业规模,在线文学比在线视频、在线音乐更早培养出用户的付费习惯。

2017年可以说是网文公司集体开花的一年,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掌阅科技登陆A股,爱奇艺文学、阿里文学、纵横文学等BAT玩家也将IP玩得风生水起。

进入到2018年,IP失灵的“魔咒”四处弥漫,龙头老大阅文频频遭遇外界质疑,再加上爆款内容的缺失、付费用户的减少,网文市场似乎也没逃过寒冬。

头部作者“马太效应”加剧、IP影视改编纷纷折戟,付费模式进入瓶颈期,网文市场的三大“症结”,也成了2018年网文市场最明显的特征。

头部作者绝大部分在阅文

其他平台怎么办?

头部作者是网文公司的核心骨,是带动用户流量和头部内容产量的主要因素,因此网文公司在争抢头部作者上不遗余力。但从目前形势来看,阅文仍然稳居第一位置,并且很早就瓜分了头部作者资源,让后来者没有肉吃。

截至2018年6月30日,阅文集团平台上有730万作家,作品数达1070万部,其中包括来自自有平台的1020万部原创作品,以及来自第三方在线平台的34万部作品以及17万电子书。

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其中唐家三少、辰东、我吃西红柿、猫腻、耳根、丁墨、叶非夜、天下归元等大神级作家均在阅文旗下,在速途研究院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榜》中,阅文旗下的作家占据了90%左右的份额,其在网文市场的影响力之大可见一斑。

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网文头部平台的优势凸显,加剧了头部作者的“马太效应”,在男频作家中,除了纵横文学的天蚕土豆、掌阅的月关,几乎都是阅文的天下;女频作家中,连一贯主打言情的晋江,也难以与阅文平分秋色。

头部作者都在阅文,其他平台怎么办?还是要抢啊,能争取一些是一些。

利用差异化优势,还是能吸引头部作者的,比如,爱奇艺文学就争取到了唐家三少的《神澜奇域无双珠》,爱奇艺文学的优势在于其能打造IP的全产业链开发,并且爱奇艺近年来的IP改编有口皆碑。

对于唐家三少的《神澜奇域无双珠》,爱奇艺文学给出了让人难以拒绝的条件,宣称将会大力开拓影视剧、网大、动漫、游戏、漫画及其他衍生周边等业务板块,深度挖掘IP的商业价值。此外,爱奇艺的“云腾计划”还绑定了南派三叔、Fresh果果、水千丞等知名作家。

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拼不过头部作者,那就拼资金。比如起步晚的阿里文学,在头部作者寥寥的情况下,通过砸下重金举办各种征文大赛,以刺激中腰部作者的创作激情,今年下半年阿里文学投入百万举办的首届“星璨杯”,涵盖现实题材、军事、科幻、悬疑、竞技、美食等不同题材;11月又与阿里影业推出“A计划”征文大赛,向上爬的野心凸显。

归根到底,能产出优质内容才是王道,在短期内肯定是拥有海量头部作者的阅文占据明显优势,但以阅文今年的IP改编现象而言,似乎给了其他文学平台以“弯道超车”的机会。

IP影视化的扑街“魔咒”

今年网文市场多部大IP改编成影视剧,但都没逃脱扑街的“魔咒”。在网文世界里不可一世的顶级流量IP,终究倒在了影视化这道坎上。

阅文的《莽荒纪》、《武动乾坤》、《斗破苍穹》、《天盛长歌》、《夜天子》、《回到明朝当王爷》、《唐砖》、《将夜》等,清一色的男频古装玄幻剧,还是没有拼过一部女频爽剧《延禧攻略》,不仅口碑上差强人意,收视率和播放量也不容乐观。

或许可以把原因归结到观众的审美疲劳,但如此集中的爆发,难免让人重新审视IP的价值。这也是业界质疑阅文的地方,过度透支IP,而没有精细化、定制化地对IP进行运营,最终得到的结果只能是观众不买账。

但IP依然是网文市场的核心竞争力,IP没有错,而是使用的方式出了问题。没有作者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成为IP,这也促使着作者们笔耕不辍,创作符合影视化改编的文学作品。

网文市场的发展还是要依靠IP,接下来的思路应该是如何优化IP运营,更好地适应影视化改编,其他后来者或许可以在这方面发力。

比如,阿里文学背靠阿里大生态,文学IP能与阿里旗下的优酷、阿里影业发挥协同效应,如三方共同投入10亿资源启动“HAO计划”,以及在今年6月份成立了IP影视顾问团。但从“HAO计划”输出的《玉魂师》、《西河口秘闻》等网大来看,仍然是低分水平,效果一般,阿里文学任重而道远。

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同样有能力将文学IP改编成影视并提供播出平台的是爱奇艺文学,此前,爱奇艺文学宣称拿出500部IP,以零授权费的方式提供给合作伙伴改编成网大,而原作者也可以从网大票房收益中分成,这是一次IP变现模式的新尝试,这催生出了《斗战胜佛》、《灵魂摆渡·黄泉》等高票房网大。

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实际上,今年阅文收购新丽传媒,也有拯救IP的意味。阅文有着海量的IP储备,但缺乏内容调控能力,而新丽传媒是内容制作公司,打造过多部优质内容,两者之间能够取长补短,把阅文的IP运营短板补齐。

如何渡过付费瓶颈期?

网文行业的付费来得比其他行业更早一些,2002年,读写网成为第一个实行收费的网文平台,彼时主要通过短信代收费,次年,起点中文网试行VIP制度,采用千字计费的方式,让网文行业真正出现转机。

网文创作者有了经济上的支持,进而激发了创作激情,作品的丰富让读者得到满足,又更加愿意付费支持作者,如此形成了良性的生态环境。付费阅读模式也成为整个网文行业的主流商业模式。

2017年上半年,阅文集团的在线阅读业务营收达到16亿元,占据了阅文集团总营收的84.9%;2017年第一季度,掌阅科技的数字阅读业务营收为3.63亿元,占公司总营收的95.81%。可见,付费阅读是网文公司的主要营收渠道。

然而,根据阅文最新的半年报,用户付费比例的下降的问题已然暴露,2018年上半年,阅文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只有18.6%,而去年还高达60.2%,平均月付费用户则从1150万下降至1070万,付费比率由2017年上半年的6.0%下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5.0%。

IP改编折戟、付费模式陷瓶颈,网文市场也遇寒冬

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网文公司都是以付费阅读模式为主要营收方式,而随着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失,过于依赖单一业务的风险开始显现。

或许是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一些网文公司也在摸索新的商业模式,将触角伸至更广泛、更垂直的领域,拓展业务边界。比如阅文成立了自己的听书品牌“阅文听书”,进军在线音频市场,因为音频市场的内容付费也是主流,有声书有望为阅文的IP商业变现增加砝码。

再比如,一直做数字阅读的掌阅也深入到更细分的漫画领域,丰富用户的选择,只是面对早已站稳脚跟的腾讯动漫、快看漫画,掌阅在漫画上的影响力还十分有限,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

网络文学的发展始终离不开作者和平台,网络文学要想朝着精品化趋势发展,也必须是由作者优秀的创造力和平台精细的运营力共同推动。2018虽然显露出一些症结,但我们仍期待2019网文市场能进步、会更好。